2019080福彩中奖号码
  維權中心
知盟網--中銀律所專利維權聯盟
聯系人:李金風律師
聯系電話:18611686971
E-mail:[email protected]
Q Q:1669029817
微信:jinfenglawyer
 
首頁 - 維權中心 - 钁椾綔錕藉棏S錕斤拷    
自傳體作品著作權的歸屬
編輯:互聯網   時間:2015/9/15

導讀:著作權,也稱為版權,是當事人依照著作權法對作品享有的民事權利,包括人身權和財產權兩大類。對自傳體作品來說,著作權的歸屬有其特殊性,需要加以研究。

  自傳體作品,是敘述自己生平和經歷的作品,多為文字作品,如圖書和文章。自傳體作品以事實為依據,并不妨礙作品可以具有創造性。完成自傳體作品,可能是主人公自行撰寫,不涉及他人,但自傳體作品在他人參與下完成的情形也是常見的。參與人可以是輔助人、合作人,但一般不能是作品委托合同的受托人。

  (一)輔助人

  參與人首先可能是輔助人。《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3條規定:“作品是當事人智力創作的成果。著作權法所稱創作,是指直接產生文學、藝術和科學作品的智力活動。為他人創作進行組織工作,提供咨詢意見、物質條件,或者進行其他輔助工作,均不視為創作。”這里所說的創作,是指使作品具有獨創性。獨創性又稱為原創性,是指作品由作者獨立創作,具有不同于他人的個性。輔助人雖然參與了有關工作,但是對作品本身的形成,沒有進行直接性的創造性的勞動,或者說作品本身沒有凝聚其精神勞動成果。輔助人不享有著作權,不是作品的作者。但其可以依據合同從作者那兒獲得勞務報酬。

  有時參與人也進行了創造性的勞動,將自己的智慧和心血直接融化在自傳體作品之中,但依照約定在作品上沒有署名。筆者認為,此時也應視其為是輔助工作人,作品仍為獨創作品。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4條規定:“當事人合意以特定人物經歷為題材完成的自傳體作品,當事人對著作權權屬有約定的,依其約定;沒有約定的,著作權歸該特定人物享有,執筆人或整理人對作品完成付出勞動的,著作權人可以向其支付適當的報酬。”據此,若自傳體作品完成,著作權人(作者)應為該籃球明星,而不是其受托參與人。也就是說,進行了創作性勞動的人,仍然可以不是著作權人,而處于輔助人的地位。

  輔助人只是幕后英雄,作品上不表現他的名字。這里面的法理問題是,精神利益是否可以讓渡的問題。人格權的內容包括精神利益和財產利益。財產利益可以讓渡,自不成問題。關鍵是精神利益(如署名權體現了精神利益)能否讓渡?筆者認為,精神利益不是人格權本身,因此是可以有限讓渡的。比如,自由是隨著自己意志活動的權利,是基本人格權,也是基本精神利益,但是當事人可以通過同意限制自己短暫的自由來獲取財產利益。有學者指出,不允許權利人放棄權利,也正是對權利人有關權利的剝奪。版權法(著作權法)既然沒有規定不得放棄精神權利,那么就可以推定這種權利是可以放棄的。對于自傳體作品來說,有創造性勞動的人放棄自己的署名權來換取財產利益,在法律上并沒有障礙,同時體現了市場經濟的觀念。

  (二)合作人

  自傳體作品,有時自述人與書寫人都在作品上署名。如注明口述:某某某,撰文:某某某。筆者認為,該種作品應當為合作作品。因為,《著作權法》第十一條第三款規定:“如無相反證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為作者。”在口述完成,撰文尚未完成的情況下,口述人就已經有了口述作品。共同署名的文稿則是合作作品。應當指出,在口述作品完成以后,口述作品作為獨創的著作權已經產生,并成為合作作品的基礎。

  合作作品是兩個以上的人共同進行創作而產生的作品。《著作權法》第13條規定:“兩人以上合作創作的作品,著作權由合作作者共同享有。沒有參加創作的人,不能成為合作者。合作作品可以分割使用的,作者對各自創作的部分可以單獨享有著作權,但行使著作權時不得侵犯合作作品整體的著作權。”合作作品區分為可分合作作品和不可分合作作品。如對于合作產生一首歌曲來說,譜曲和歌詞是可分的。對于自傳體合作作品來說,作品是渾然一體的,不存在“各自部分”,屬于民法理論中的“準共同共有”,但就發表而言,不同于民法中對物的共同共有的要求。發表權是公之于眾的權利,是著作人身權。民法中對物的共同共有,是指對同一財產的所有權。《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九條規定:“合作作品不可以分割使用的,其著作權由各合作作者共同享有,通過協商一致行使;不能協商一致,又無正當理由的,任何一方不得阻止他方行使除轉讓以外的其他權利,但是所得收益應當合理分配給所有合作作者。”也就是說,自傳體的合作作品,口述人和書寫人都有發表權(著作人身權),任何一方的反對,都是無濟于事的。法理上有一個推定:口述人與書寫人達成合作協議,是為了使自傳體作品發表。口述人的反悔,是受制于書寫人的。

  需要研究的是:口述人在口述完成之后,其表現在口述作品中的個人秘密,是否脫離人格權法的保護,是否仍然享有隱私權?筆者認為,在形成口述作品之后、自傳體合作作品完成之前,口述人對在口述作品中表現的個人秘密,仍然享有隱私權。因為,盡管形成了口述作品,但只是向撰稿人公開了個人秘密,沒有向社會公開個人秘密。在合作作品完成之前,口述人仍然可能出于保護隱私的目的而解除合同。當文稿完成之后,口述人一般不能以隱私權對抗具有合作人身份的撰稿人,因為若無正當理由,口述人已經不能妨礙撰稿人的法定發表權。此時視為口述人自愿放棄了對口述作品中個人秘密的隱私權保護。

  依法理,盡管合作雙方都有發表權,但是在合作作品完成之前,口述人對與撰稿人之間的合同,雙方都應當有單方解除權。但是這種解除權的行使,應當以損害賠償作為代價。這樣,兼顧了各方當事人的利益。建議將來《著作權法》修改時,明確當事人的這種權利。

  合作人區別于輔助人之處,除了合作人有發表權而輔助人沒有發表權之外,還有兩點:一是輔助人沒有署名權,而合作人均有署名權。二是合作作者之一死亡后,其對合作作品享有的財產權利無人繼承又無人受遺贈的,由其合作者享有,這是以(準)共有身份取得財產權的方式。輔助人并不享有此種權利。

  (三)委托作品的受托人

  自傳體作品的輔助人、合作人,也不同于委托作品的受托人。委托作品是指作品的創作是依照他人的委托而進行。委托作品的通俗表達是:“一方出錢,一方出智慧。”攝影、美術、地圖等作品,常常是委托作品。

  輔助人一般沒有創造性勞動,即使有一些創造性勞動,也被著作權人通過合同吸收了。而委托作品的受托人則進行了創造性勞動。合作完成的作品與委托完成的作品也不同。合作完成的作品,合作人共同進行創造勞動;委托完成的作品,委托人并不進行創造性的勞動,是受托人進行創造性的勞動,完成作品。

  《著作權法》第十七條規定:“受委托創作的作品,著作權的歸屬由委托人和受托人通過合同約定。合同未作明確約定或者沒有訂立合同的,著作權屬于受托人。” 對于自傳體作品來說,如果署名人是受托人,那末就失去了“自傳”的意義,與“自傳”名不副實了。而且“自傳”是根據個人的親身經歷事實為基礎創作完成的,并不是小說,完全由受托人進行創造“自傳體”,屬于事實不能。委托合同

  是雙方法律行為,而創作確是一種事實行為。如果確實是由于受托人的 “創造”而完成 “自傳作品”,那么對于讀者等受眾只能是欺騙行為。須知:以第一人稱創作的小說,并不是自傳體作品。因此,筆者認為,完成自傳體作品,不可能是通過委托創作合同來完成。除自己親自完成外,只能通過委托進行輔助工作或者作為合作作品來完成。如果主人公與他人的合同的標題寫成委托合同,應當根據具體情況解釋為委托完成輔助工作的合同,或者解釋為合作合同。

  總之,自傳體作品的著作權只能由作品主人公享有或者由主人公與合作者共同享有。也就是說,自傳體作品的著作權不能由非主人公單獨享有。



[ 打印 ]    [ 關閉 ]   
   上一篇:企業經營中的著作權法律風險防范
   下一篇:發明專利的初步審查的內容?

知盟網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中路39號建外SOHO-A座 郵編:100022
電話:18611686971 QQ:1669029817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zhimeng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閉
2019080福彩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