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福彩中奖号码
  維權中心
知盟網--中銀律所專利維權聯盟
聯系人:李金風律師
聯系電話:18611686971
E-mail:[email protected]
Q Q:1669029817
微信:jinfenglawyer
 
首頁 - 妗堜緥綺撅拷x    
成都力思特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與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侵犯發明專利權糾紛上訴案
編輯:網站管理員   時間:2015/10/8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1)高民終字第1711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成都力思特制藥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黃紹淵,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譚洪武,廣東中深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張大。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

法定代表人森林拓,知識產權部部長。 

委托代理人楊青。

委托代理人韓旭。

原審被告張紅兵。

上訴人成都力思特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簡稱力思特公司)因與被上訴人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原審被告張紅兵侵犯發明專利權糾紛一案,不服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簡稱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09)一中民初字第4358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2011年5月16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1年7月6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力思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譚洪武、張大,被上訴人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的委托代理人楊青、韓旭到庭參加訴訟。原審被告張紅兵經本院傳票傳喚,未到庭參加訴訟,本院依法缺席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向原審法院提起訴訟稱: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是發明名稱為“四氫苯并咪唑衍生物的制備方法”的第ZL90100544.4號中國發明專利(簡稱涉案專利)的專利權人,力思特公司的產品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的主要成分為鹽酸雷莫斯瓊,是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所述方法制備的四氫苯并咪唑衍生物中一種具體化合物的鹽的形式。涉案專利的產品四氫苯并咪唑衍生物為“新產品”,在涉案專利申請日之前在中國市場上未曾出現過。力思特公司生產了相同產品,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有理由相信其行為構成了侵權。具體而言,力思特公司的產品鹽酸雷莫斯瓊是通過涉案專利權利要求l所述方法制備的,落入了涉案專利權利要求3、6、8的保護范圍,并與權利要求9所述方法制備的化合物相同。力思特公司擅自使用涉案專利技術生產、銷售和許諾銷售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張紅兵銷售上述產品的行為,共同侵犯了涉案發明專利權。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于2008年12月9日從張紅兵處購得“成都力思特制藥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安先美”牌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兩箱,并對購買過程進行了公證。根據統計數據,力思特公司2006年度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銷售額為人民幣l 335 100元,2007年度為人民幣9 034 800元,2008年度為人民幣l3 795 999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簡稱專利法)第十一條、第六十條之規定,力思特公司因侵權非法獲利應為人民幣7 285 000元。綜上,請求法院判令:l、力思特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銷售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2、張紅兵立即停止銷售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3、力思特公司賠償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經濟損失人民幣7 285 000元;4、力思特公司賠償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訴訟合理支出人民幣83 820元。

力思特公司原審辯稱:一、我公司不構成侵權。1、我公司生產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的生產方法不同于涉案專利。根據我公司提供的證據4原料藥生產工藝的研究資料及文獻資料、證據6制劑處方及工藝的研究資料及文獻資料,經比對二者生產方法完全不相同。我公司的生產工藝是以外消旋的雷莫斯瓊為原料,以二苯甲酰基酒石酸為拆分劑,反應產物經重結晶得到鹽酸雷莫斯瓊,然后得到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該生產方法未落入涉案專利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不構成侵權。2、我公司將雷莫斯瓊轉化為鹽酸鹽不構成侵權。雖然涉案專利權利要求中有這樣的表述,“如需要,將上面所得化合物按常規方法轉化為其藥學上可接受的鹽”,但是我公司產品的生產方法不具有該專利的全部技術特征,并且將四氫苯并咪唑轉化為鹽酸鹽是常規方法,并非專利方法。二、我公司使用雷莫斯瓊原料的行為不構成侵權。我公司從北京合成天地化學有限公司購進雷莫斯瓊外消旋體原料,屬于合法取得。涉案專利申請日為l990年2月2日,其專利保護不延及產品。我公司購入并使用雷莫斯瓊原料的行為不構成侵權。三、我公司侵權獲利不是人民幣7 285 000元。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補充證據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的報告不具有權威性,真實性無法確認,不能證明我公司的銷售情況。根據法律規定,法院在確定專利侵權的賠償數額時,一般在5000元至30萬元之間確定,最多不得超過50萬元。綜上,請求法院判決駁回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的全部訴訟請求。

張紅兵辯稱:一、本人于2008年11月與力思特公司的工作人員陳孔賢聯系購買力思特公司生產的鹽酸雷莫斯瓊產品。陳孔賢表示可以銷售此產品給我,并要求我成為其產品在北京的正式代理經銷商。本人于2008年11月20日,以單價5元的價格,購買了900支鹽酸雷莫斯瓊產品,通過銀行匯款給陳孔賢價款4500元。2008年11月21日,力思特公司通過郵寄給我鹽酸雷莫斯瓊產品及生產銷售藥品資質的文件。本人銷售了該產品600支,還有300支存放于庫房內。二、由于力思特公司的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是經過國家藥監局批準生產及銷售的合法藥品,故本人不可能知道此產品有可能侵犯他人專利權,根據《專利法》第六十三條之規定,我不應承擔賠償責任。請求法院駁回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關于要求本人賠償其經濟損失的訴訟請求。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查明:1990年2月2日,山之內制藥株式會社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知識產權局(原中國專利局)申請了名稱為“四氫苯并咪唑衍生物的制備方法”的第90100544.4號中國發明專利(即涉案專利),授權公告日為1995年8月13年。2005年7月1日,涉案專利的專利權人變更為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

涉案專利授權公告的權利要求共有13項,其中權利要求1為:

“涉及一種由結構式(I)表示的四氫苯并咪唑衍生物或其藥物上可接受的鹽的制備方法,其中Het代表雜環基團,所述雜環基團選自吡咯烷基,哌啶基,哌嗪基,吡咯基,呋喃基,噻吩基,咪唑基,噻唑基,吡唑基,異噻唑基,噻二唑基,吡啶基,噠嗪基,嘧啶基,吡嗪基,4H-環戊噻唑基,5,6-二氫-4H-環戊噻唑基,吲哚基,異吲哚基,2,3-二氫吲哚基(二氫吲哚基),異二氫吲哚基,吲唑基,中氮茚基,苯并噻吩基,苯并呋喃基,苯并噻唑基,苯并咪唑基,苯并 

唑基,4,5,6,7-四氫苯并噻吩基,2,2-二氫苯并咪唑-2-酮基,喹啉基,異喹啉基,1,2,3,4-四氫喹啉基,1,2,3,4-四氫異喹啉基,苯并 嗪基,2,3-二氫苯并 嗪基,吩噻嗪基和咔唑基的基團,典型地可被1至3個取代基取代,取代基選自于包括低級烷基,低級鏈烯基、低級炔基、C3-4環烷基-低級烷基、苯基低級烷基、低級烷氧基、硝基、羥基、低級烷氧基羰基和鹵原子組成的組,以及X表示結合到雜環的氮原子或碳原子上的單鍵,或表示結合到雜環碳原子上的-NH-,該方法的特征在于:

a) 由下式(III)Het-X1-H (III)所表示的胺、酰胺或脲與由式(II)表示的羧酸或其活性衍生物進行反應以制備式(Ia)所表示的四氫苯并咪唑衍生物:式III中Het如上所限定以及X1表示結合到Het的氮原子上的單鍵或結合到Het的碳原子上的-NH-,式Ia中Het和X1如上所限定;或

b) 由式(IIIa)所表示的雜環化合物:Het-X2-H (IIIa)其中Het如上所限定以及X2表示結合到Het的碳原子上的單鍵和式(II)所表示的羧酸或其活性衍生物進行反應,以制備式(Ib)表示的四氫苯并咪唑衍生物:其中Het和X2如上所限定;

c) 將式(Id)表示的化合物N烷基化其中Het1表示如上所限定的Het中的、其環上存在-NH-的雜環基團,以及X表示結合到Het碳原子上的單鍵或-NH-,或表示結合到Het氮原子上的單鍵,以制備式(Ic)表示的四氫苯并咪唑衍生物:

其中Het2表示從Het1衍生而來的雜環基團,其中Het1中的-NH-被轉變成Het2中的-NR4-,其中R4表示低級烷基基團、低級鏈烯基基團、低級炔基基團、C3~C8環烷基低級烷基基團或苯基低級烷基基團以及X如上所限定,

如需要,將上面所得化合物按常規方法轉化為其藥學上可接受的鹽。”

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提交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方圓公證處作出的(2008)京方圓內經證字第81036號公證書(簡稱第81036號公證書),其內容為:2008年12月3日上午,公證人員與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的委托代理人來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門頭溝區永定鎮衛星隊村口北京達順堂藥店,支付人民幣76 800元購買了力思特公司生產的“安先美”牌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兩箱(每箱60盒,每盒5支),每支單價人民幣128元,并取得了相應的“北京市商業企業專用發票”(發票號碼:05112156),其上加蓋有“北京達順堂藥店財物專用章”。在購買過程中,北京達順堂藥店要求至少購買兩箱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否則不予出售。該公證書后附有如下附件:1、05112156號發票影印件、“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說明書影印件、“檢驗報告書”影印件,上述影印件與原件內容相符;2、購買的兩箱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實物;3、現場拍攝的照片8張。“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說明書載明:1、本品主要成份為:鹽酸雷莫斯瓊;化學名稱:(-)-(R)-5-[(1-甲基-1H-吲哚-3-基)羰基]-4,5,6,7-四氫-1H-苯并咪唑鹽酸鹽;分子式:C17H17N3O?HCL。2、標準文號:國藥準字H20056187;生產企業:成都力思特制藥股份有限公司。

原審庭審過程中,法院對第81036號公證書封存的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實物進行了現場拆封。力思特公司對被保全物的封存情況并無異議,并且承認該物是該公司制造的。

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為證明其“鹽酸雷莫斯瓊”產品為新產品,提交了以下證據:1、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公證處出具的(2006)京證經字08794號和(2006)京證經字08795號公證書,內容為:(1)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簡稱國家藥監局)核發給山之內制藥株式會社的《進口藥品注冊證》,時間最早為1999年12月11日,藥品名稱為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主要成分為鹽酸雷莫斯瓊。(2)國家藥監局核發的《藥品補充申請批件》和《藥品注冊批件》,內容為同意將原《進口藥品注冊證》中的公司名稱和生產廠商變更為本案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2、涉案專利第一次審查意見通知書、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檢索咨詢中心出具的《檢索報告》、美國和歐洲授權的同族專利及其權利要求書中文譯文,其中,涉案專利第一次審查意見通知書中載明:“經檢索,到目前為止,尚未發現破壞本專利申請新穎性和創造性的文件。”《檢索報告》第4頁載明: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13所述方法制得的式(1)化合物,是一種具有高5-HT3受體結抗活性的新化合物。”

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為證明力思特公司侵權獲利情況,提交了以下證據:1、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出具的《醫藥品市場報告(醫院版)》及其翻譯、《醫藥品市場報告(醫院版)注釋》及其翻譯,該報告顯示:力思特公司2006年銷售侵權產品的金額為188萬元人民幣;2007年銷售侵權產品的金額為1 273萬元人民幣;2008年銷售侵權產品的金額為2 073萬元人民幣;合計3 

534萬元人民幣。2、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方圓公證處(2009)京方圓內經證字第04953號公證書,內容為:互聯網上對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的介紹、發改委及報紙媒體對我國主營化學藥品的醫藥類公司利潤率的統計和報道。

力思特公司為證明其生產的鹽酸雷莫斯瓊具有合法來源,以及其產品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的生產方法不同于涉案專利,提交了該公司在國家藥監局備案的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的生產工藝等材料的復印件。法院前往國家藥監局調取力思特公司的備案檔案確認該復印件與備案檔案原件一致。經查,力思特公司該備案檔案主要由“藥品注冊批件”、“藥學研究資料”、北京合成天地化學技術有限公司(簡稱合成天地公司)的檢驗報告及營業執照等部分組成。其中,“藥學研究資料”部分包括了原料藥的合成路線、反應化學方程式、工藝流程圖、原料和試劑的來源證明文件等。在庭審中,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明確表示其主張力思特公司行為構成侵權的依據是,力思特公司的原料藥來源不明,在備案檔案中載明的原料來源為合成天地公司,但該事實為力思特公司的單方備案行為,并未經過審核,且本案中沒有證據證明力思特公司原料確系購自合成天地公司,故力思特公司在國家藥監局的備案檔案不足以證明其不構成侵權。力思特公司還提交了江蘇增值稅專用發票復印件兩張,為力思特公司向案外人常州市武進亞邦醫藥化工有限公司(簡稱武進亞邦公司)購買“中間體5-[(1-甲基吲哚-3-基)羰基]-4,5,6,7-四氫苯并咪唑酸”的發票,時間為2008年5月22日和2008年6月12日,數量均為1公斤。力思特公司未提交該證據原件。

庭審中,力思特公司承認其曾經向案外人山東濰坊制藥廠有限公司出售過“鹽酸雷莫斯瓊原料藥”共計117克。但力思特公司認為,該公司生產的是鹽酸雷莫斯瓊,鹽酸雷莫斯瓊是用雷莫斯瓊拆分得到的,而雷莫斯瓊是合成天地公司制造的,并非該公司生產。在法庭問及力思特公司向合成天地公司購買雷莫斯瓊原料的證據時,力思特公司表示,購買行為發生在2002年,且只購買過一次,沒有發票或者合同可以證明。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表示,經查詢,合成天地公司已于2008年1月23日被工商部門吊銷。

另查,涉案專利實施例44載明,采用涉案專利方法生成的化合物為(R)-(-)-5-[(1-甲基吲哚-3-基)羰基]-4,5,6,7-四氫苯并咪唑氯化物。

上述事實有涉案專利文獻、第81036號公證書、(2006)京證經字08794號和(2006)京證經字08795號公證書、《檢索報告》、涉案專利的美國和歐洲同族專利及其權利要求書中文譯文、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出具的《醫藥品市場報告(醫院版)》及其翻譯、《醫藥品市場報告(醫院版)注釋》及其翻譯、(2009)京方圓內經證字第04953號公證書、力思特公司在國家藥監局備案的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的生產工藝等材料復印件、江蘇增值稅專用發票復印件、庭審筆錄以及當事人陳述等證據在案佐證。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法院于2009年3月2日受理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起訴,即被訴侵權行為發生在專利法修改之前,但力思特公司并未提交證據證明其已經停止侵權行為,即被訴侵權行為系持續到2009年10月1日以后。鑒于修改前后的專利法對于本案的適用除了確定賠償數額方面有所不同之外,在其他方面并無不同,故本案仍適用修改前的于2001年7月1日開始實施的專利法,但適用修改后的專利法確定賠償數額。

根據涉案專利文獻、公證書所保全的被控侵權產品以及當庭對二者所作的比對,可以確認:被控侵權產品說明書載明:“本品主要成份為:鹽酸雷莫斯瓊;化學名稱:(-)-(R)-5-[(1-甲基-1H-吲哚-3-基)羰基]-4,5,6,7-四氫-1H-苯并咪唑鹽酸鹽”,與涉案專利實施例44載明的“采用涉案專利方法生成的化合物為(R)-(-)-5-[(1-甲基吲哚-3-基)羰基]-4,5,6,7-四氫苯并咪唑氯化物”相比,二者并無不同之處,可以確認為同樣的產品。

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提交的涉案專利第一次審查意見通知書、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檢索咨詢中心出具的《檢索報告》、美國和歐洲授權的同族專利及其權利要求書中文譯文等證據可以初步證明,涉案專利為涉及新產品制造方法的專利。

力思特公司主張其并未制造雷莫斯瓊原料,應當提交充分有效的證據以證明原料來源。該公司在國家藥監局備案的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的生產工藝等證據不能證明其原料出處,也不能證明其產品生產方法不同于涉案專利。其主張雷莫斯瓊原料系來源于案外人合成天地公司,但未能提交購貨發票或者合同等證據證明交易行為真實存在,現合成天地公司已經被工商部門予以吊銷,無法對該事實進行證明,故力思特公司的該主張,僅限于其自述,并無確鑿證據予以證實,對此不予采信。鑒于其不能證明雷莫斯瓊原料來源,在存有該原料系力思特公司自產的合理懷疑的情況下,力思特公司無法證明其確系外購原料,應當視為其舉證不能,由此產生的不利后果應由其自行承擔。力思特公司提交的江蘇增值稅專用發票為復印件,且系購買鹽酸雷莫斯瓊原料藥的發票,又與其自認的向案外人出售鹽酸雷莫斯瓊原料藥的行為存在邏輯上的矛盾之處,故對該證據,本院不予采信。

綜上,力思特公司并未舉證證明其生產方法不同于涉案專利記載的生產方法,可以認定其存在生產制造雷莫斯瓊原料的行為,該行為已經侵犯了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的涉案專利權。

力思特公司明知其生產雷莫斯瓊原料的行為系未經專利權人許可的侵權行為,仍以生產經營為目的,使用侵權產品雷莫斯瓊原料拆分為鹽酸雷莫斯瓊原料藥,并制成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大量對外銷售,該行為同樣侵犯了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的涉案專利權。力思特公司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等責任,張紅兵應當承擔停止侵權的責任,但是,由于目前涉案專利已經不再受到專利法的保護,故本院不再判決力思特公司、張紅兵承擔停止侵權的法律責任。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提交了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出具的《醫藥品市場報告(醫院版)》及其翻譯、《醫藥品市場報告(醫院版)注釋》及其翻譯作為索賠依據,而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系與本案當事人無關的第三方,其出具的市場報告具有一定的客觀性,故可以作為本案確定賠償數額的參考。具體賠償數額將綜合考量涉案專利的性質、力思特公司侵權行為的持續時間、性質、制造被控侵權產品的數量、單價、被控侵權產品的市場利潤率等因素,酌情予以確定。另外,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因本案訴訟支出的合理費用,理應由力思特公司承擔。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照2001年7月1日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六十條之規定,判決:一、成都力思特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賠償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經濟損失人民幣五百五十八萬五千元;二、成都力思特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賠償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因本案支出的合理費用人民幣八萬三千八百二十元;三、駁回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的其他訴訟請求。

原審判決后,力思特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請求:一、撤銷原審判決第一、二項,即力思特公司賠償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經濟損失人民幣五百五十八萬五千元;力思特公司賠償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因本案支出的合理費用人民幣八萬三千八百二十元;二、依法改判或者駁回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的原審訴訟請求;三、本案訴訟費和所用全部費用由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承擔。其主要理由為:一、原審法院審理程序錯誤。在原審法院第二次庭審中,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當庭提出變更訴訟請求為賠償經濟損失人民幣7 285 000元,力思特公司當即表示反對,其變更訴訟請求已超過舉證期限。二、原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l、涉案專利保護的是四氫苯并咪唑衍生物的制備方法,該方法包括了酰基化、酰基化反應、烷基化三個反應步驟,而力思特公司生產的鹽酸雷莫斯瓊的制造方法是以外消旋的雷莫斯瓊原料,通過加氯化鈉和注射用水生產(-)-(R)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不涉及涉案專利的三個反應步驟,因此力思特公司沒有使用涉案專利方法。2、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的鹽酸雷莫斯瓊藥品注冊批件中記載,力思特公司的原料雷莫斯瓊外消旋體系從合成天地公司采購,力思特公司還提交了從武進亞邦公司購進雷莫斯瓊外消旋體原料的發票。因此,力思特公司使用的外消旋的雷莫斯瓊屬于通過合法途徑取得,依據原專利法的規定,該行為不構成侵權。3、為證明銷售(-)-(R)鹽酸雷莫斯瓊原料的事實,力思特公司提交了有關銷售發票(見二審證據:(-)-(R)鹽酸雷莫斯瓊原料的生產記錄、銷售發票以及財務報表)。4、原審判決賠償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人民幣5 855 000元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其一,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的報告未提供原件,其真實性無法確認。其二,該報告的第36頁寫明“中國估算的藥物市場”,即該報告為估算(estimated)數據。其三,該報告的最下面均載明“SPECIALLY PREPARED FOR ASTELLAS”,即“專為安斯泰來制作”。因此,該報告系受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委托制作,不具證明力。其四、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的報告所列價格為醫院的購買價格,不是出廠價格,而力思特公司的利潤只能是出廠價格減去生產成本,該報告無法用來計算力思特公司的利潤。三、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涉案專利申請日為1990年2月2日,其適用的法律應為1985年生效的專利法,根據該專利法,方法專利的保護不延及產品,而原審判決適用方法專利保護延及到產品,將使用和銷售產品的行為也認定為構成侵犯專利權。

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張紅兵服從原審判決。

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審判決認定事實基本清楚,證據采信得當,且有涉案專利文獻、第81036號公證書、(2006)京證經字08794號和(2006)京證經字08795號公證書、《檢索報告》、涉案專利的美國和歐洲同族專利及其權利要求書中文譯文、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出具的《醫藥品市場報告(醫院版)》及其翻譯、《醫藥品市場報告(醫院版)注釋》及其翻譯、(2009)京方圓內經證字第04953號公證書、力思特公司在國家藥監局備案的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的生產工藝等材料復印件、江蘇增值稅專用發票復印件、庭審筆錄以及當事人陳述等證據在案佐證,證據充分,本院對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另查明,涉案專利的保護期限截止至2010年2月2日止。

第81036號公證書相粘連的照片顯示,力思特公司生產的“安先美”牌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的時間為2008年10月18日。

力思特公司向原審法院提交的其于2005年7月8日在國家藥監局備案的鹽酸雷莫斯瓊“藥品注冊批件”的生產工藝等材料的“原料和試劑的來源和規格”部分記載有:原料5-[(1-甲基吲哚-3-基)羰基]4,5,6,7-四氫苯并咪唑酸來源于合成天地公司,并附有合成天地公司“雷莫斯瓊外消旋體”的檢驗報告。

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出具的《醫藥品市場報告(醫院版)》的下標均注明:專為安斯泰來制作(SPECIALLY PREPARED FOR ASTELLAS)。

本院審理中,力思特公司提交了如下證據:

證據1、江蘇增值稅專用發票原件共5張,開票時間分別為2007年4月17日(2張)、2007年7月3日、2008年5月22日、2008年6月12日,購貨單位力思特公司,銷貨單位武進亞邦公司,貨物名稱雷莫斯瓊(中間體);寧波增值稅專用發票原件共2張,開票時間均為2008年12月26日,購貨單位力思特公司,銷貨單位寧波德康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簡稱德康公司),貨物名稱5-[(1-甲基吲哚-3-基)羰基]4,5,6,7-四氫苯并咪唑(即雷莫斯瓊的化學名)。上述發票所涉雷莫斯瓊(中間體)共計6.286公斤,用于證明其生產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使用的雷莫斯瓊(中間體)系外購;

證據2、案外人陳爽出具的“情況說明”,主要內容有:本人證實力思特公司于2002年12月購買原合成天地公司生產的雷莫斯瓊外消旋體。證明目的同上;

證據3、四川增值稅專用發票原件l張,開票時間為2008年10月24日,購貨單位重慶市萬州區昌野藥業有限公司,銷貨單位力思特公司,貨物名稱雷莫斯瓊注射液,單價每支0.44元。用于證明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的報告與事實不符。

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認為力思特公司的證據1不屬于二審新證據,對其真實性、關聯性持異議。證據2屬于證人證言,其真實性無法確定。證據3不屬于二審新證據,對其真實性、關聯性持異議。

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為證明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調研數據的真實性和權威性,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證據:  

證據1、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給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的函件,主要內容有:艾美仕(IMS)是制藥和保健行業全球領先的信息提供商;艾美仕(IMS)中國在國家層面和城市層面上提供審計服務;艾美仕(IMS)審計是面向所有客戶的辛迪加(syndicated)數據庫;艾美仕(IMS)根據客戶需求提供定制數據庫接口、范圍、傳送格式等服務,但是從不為客戶定制虛假數據。其上加蓋有艾美仕市場調研咨詢(上海)有限公司合同專用章。

證據2、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方圓公證處京方圓內經證字第13775號公證書(簡稱第13775號公證書),其中相關內容有國內多家制藥企業在首發招股說明書中將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之數據加以引用。

證據3、安斯泰來制藥(中國)有限公司與艾美仕市場調研咨詢(上海)有限公司簽訂的《艾美仕(上海)信息服務訂單》、《艾美仕(上海)信息服務標準條件和條款》,以及安斯泰來制藥(中國)有限公司出入款記帳單和《醫藥數據統計報告》發票。

力思特公司認為,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的證據1上加蓋的是艾美仕市場調研咨詢(上海)有限公司合同專用章,與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提交的報告不是同一主體,對真實性和關聯性持異議;證據2不符合作為計算賠償數額的審計要求,故不具真實性和關聯性;證據3只能證明《醫藥品市場報告(醫院版)》是從艾美仕市場調研咨詢(上海)有限公司購買的,但未證明該報告的形成是在國內還是國外。

艾美仕市場調研咨詢(上海)有限公司于2011年7月8日向本院出具函件稱:我公司住所地為上海市浦東區,是全球最大的為醫藥保健行業提供專業信息服務的艾美仕公司在中國設立的獨資企業,主要業務為市場信息調查、向醫藥保健行業的合作伙伴發布調查數據和商業咨詢。2005年至今,我公司與安斯泰來制藥(中國)有限公司一直簽訂有“艾美仕(上海)信息服務訂單”,由安斯泰來制藥有限公司在其提起的專利侵權訴訟中提交的2007年度至2009年度之“醫藥品市場報告(醫院版)”相關證據為我公司在中國搜集、整理,并依據前述信息服務訂單提供給安斯泰來制藥(中國)有限公司。

為核實力思特公司提交的7張增值稅發票的真實性,以及購銷關系是否真實發生,根據本院的要求,力思特公司向本院提交了銷貨人為武進亞邦公司的5張增值稅發票在中國銀行的付款憑證;銷貨人為德康公司的2張增值稅發票的付款憑證。為核實上述7張增值稅發票的真實性以及所涉購銷關系是否真實存在,本院前往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國家稅務局(簡稱武進區國稅局)、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國家稅務局(簡稱鄞州區國稅局)、四川省成都市錦江區國家稅務局(簡稱錦江區國稅局)進行相關調查。武進區國稅局和鄞州區國稅局出具的查詢結果載明,發票代碼、發票號碼等信息與本院出示的發票票面信息一致。錦江區國稅局向本院出具的“情況說明”載明,力思特公司取得武進亞邦公司和德康公司的上述7張增值稅發票均認證相符。本院還前往武進亞邦公司和德康公司,兩公司均認可上述增值稅發票分別由其向力思特公司開具。經本院組織雙方當事人質證,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認為,首先,力思特公司在二審訴訟中提交的增值稅發票以及補充的付款憑證均不屬于二審新證據,二審法院依職權調查取證有違法律的規定。其次,對武進區國稅局、鄞州區國稅局和錦江區國稅局出具的涉稅發票的證明文件的真實性無異議,對其關聯性和證明目的持異議,稅務機關對增值稅發票票面信息的核實無法證明力思特公司中間體來源確鑿、使用合法。其三,對武進亞邦公司和德康公司調查筆錄的真實性、合法性和關聯性均持異議。

對雙方在本院審理中提交的證據,本院認證如下:為核實該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真實性以及力思特公司與案外人武進亞邦公司和德康公司是否存在真實性購銷關系,本院依職權進行的相關調查,符合法律的規定。力思特公司提交的證據1增值稅發票(7張),因系原件,且有劃款憑證、武進區國稅局、鄞州區國稅局和錦江區國稅局對涉稅發票出具的證明及認證,本院對其真實性、關聯性予以確認。證據2案外人陳爽出具的“情況說明”、證據3四川省增值稅發票,因與本案無關,本院不予采信。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提交的證據1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給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的函、證據3安斯泰來制藥(中國)有限公司與艾美仕市場調研咨詢(上海)有限公司簽訂的《艾美仕(上海)信息服務訂單》、《艾美仕(上海)信息服務標準條件和條款》,以及安斯泰來制藥(中國)有限公司出入款記帳單和發票,因具有真實性、關聯性,本院予以采信。證據2第13775號公證書因與本案缺乏關聯性,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認為:2008年專利法修正后,2010年1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法釋[2009]21號《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九條規定,被訴侵犯專利權行為發生在2009年10月1日以前的,人民法院適用修改前的專利法;被訴侵犯專利權行為發生在2009年10月1日以前且持續到2009年10月1日以后的,依據修改前和修改后的專利法侵權人均應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適用修改后的專利法確定賠償數額。1992年9月4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布的《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的決定》規定,1993年1月1日前提出的專利申請和根據該申請授予的專利權,適用專利法修改前的規定。本案涉案專利的申請日為l990年2月2日,有效保護期截止至2010年2月2日。本案受理的時間為2009年3月2日,主張權利被侵犯的時間是2006年至提起訴訟的時間。故關于力思特公司是否侵犯涉案專利權的認定應適用2008年修正前的專利法,即1984年的專利法及相關規定;確定侵權人應承擔賠償數額的認定,應適用2009年10月1日實施的專利法。

1984年制定的《專利法》第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發明和實用新型專利權被授予后,除本法第十四條規定的以外,任何單位或者個人未經專利權人許可,都不得實施其專利,即不得為生產經營目的制造、使用或者銷售其專利產品,或者使用其專利方法。第六十條第二款規定:在發生侵權糾紛的時候,如果發明專利是一項產品的制造方法,制造同樣產品的單位或者個人應當提供其產品制造方法的證明。2001年7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法釋[2001]21號《關于審理專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若干規定》第七條規定:原告根據l993年1月1日以前提出的專利申請和根據該申請授予的方法發明專利權提起的侵權訴訟,參照本規定第五條、第六條的規定確定管轄。人民法院在上述案件實體審理中依法適用方法發明專利權不延及產品的規定。

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的涉案專利在2010年2月2日前的有效期內,依法應受保護。原審法院關于使用涉案專利方法的產品與被控侵權產品為同樣的產品、涉案專利為涉及新產品制造方法的專利的認定,各方當事人均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

力思特公司在國家藥監局備案的鹽酸雷莫斯瓊生產工藝資料載明其原料來源于合成天地公司,雖然其并未提交證據證明,并且北京達順堂藥店出售的“安先美”牌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系由力思特公司生產。但是,力思特公司提交的其在2007年4月至2008年12月期間,從武進亞邦公司和德康公司共計購買6.286公斤中間體雷莫斯瓊的江蘇增值稅專用發票和寧波增值稅專用發票,有武進區國稅局、鄞州區國稅局出具的查詢證明、錦江區國稅局的認證、劃款憑證予以佐證,在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未提交反證的情況下,該發票足以證明力思特公司生產的鹽酸雷莫斯瓊和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的中間體雷莫斯瓊并非力思特公司生產。雖然力思特公司生產涉案雷莫斯瓊注射液的時間為2008年10月18日,但涉案專利申請時間為l990年2月2日,依照專利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該方法發明專利權的保護不延及使用、銷售該方法獲得的產品。換言之,即便力思特公司外購的雷莫斯瓊使用了涉案專利的方法,力思特公司使用、銷售該產品亦不構成侵犯涉案專利權。因此,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所提力思特公司在2006年、2007年及2008年生產、銷售鹽酸雷莫斯瓊和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構成侵犯涉案專利權,應對該行為承擔相應民事責任的訴訟請求缺乏依據,力思特公司所提其并未制造雷莫斯瓊原料,雷莫斯瓊原料系向案外人外購,其生產、銷售鹽酸雷莫斯瓊和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未侵犯涉案專利權的上訴主張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原審判決的相關認定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予以糾正。

力思特公司所提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在原審庭審中提出變更訴訟請求為賠償經濟損失人民幣7 28 5 000元,原審法院審理程序違法的主張,缺乏事實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鑒于力思特公司生產、銷售鹽酸雷莫斯瓊和鹽酸雷莫斯瓊注射液的行為未侵犯涉案專利權,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關于應由力思特公司承擔民事賠償責任和本案訴訟支出的合理費用的訴訟主張缺乏依據。力思特公司所提相關上訴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綜上,原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不當,判決結果錯誤,應予以糾正。力思特公司的上訴理由部分成立,其相關上訴請求應予以支持。依照1984年制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六十條,最高人民法院法釋[2001]21號《關于審理專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若干規定》第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09)一中民初字第4358號民事判決;

二、駁回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的訴訟請求。

本案一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四萬六千五百三十六元,由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負擔(已交納);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五萬一千四百八十二元,由成都力思特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負擔(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張 冰

                              代理審判員  劉曉軍

                              代理審判員  謝甄珂

                             二○一二 年 三 月 二 日

                              書 記 員  張見秋



[ 打印 ]    [ 關閉 ]   
   上一篇:希珂爾電氣有限公司與東莞長安迅誠電業制品廠等侵犯發明專利權糾紛上訴案
   下一篇:大連漢普應用技術有限公司等訴愛立信(中國)有限公司等侵犯發明專利權糾紛案

知盟網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中路39號建外SOHO-A座 郵編:100022
電話:18611686971 QQ:1669029817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zhimeng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閉
2019080福彩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