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福彩中奖号码
  維權中心
知盟網--中銀律所專利維權聯盟
聯系人:李金風律師
聯系電話:18611686971
E-mail:[email protected]
Q Q:1669029817
微信:jinfenglawyer
 
首頁 - 妗堜緥綺撅拷x    
大連漢普應用技術有限公司等訴愛立信(中國)有限公司等侵犯發明專利權糾紛案
編輯:網站管理員   時間:2015/10/8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00)高知初字第57號



原告大連漢普應用技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胡斌,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蔣洪義,北京市聯德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胡宣華。

委托代理人蔣洪義,北京市聯德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王嵩山,大連市金菱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胡斌。

委托代理人蔣洪義,北京市聯德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杜春立,大連金菱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愛立信(中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馬志鴻,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王亞東,北京市潤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崔曉光。

被告北京索愛普天移動通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邢煒,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王亞東,北京市潤明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崔曉光。

原告大連漢普應用技術有限公司(簡稱漢普公司)、胡宣華、胡斌訴被告愛立信(中國)有限公司(簡稱愛立信公司)、北京索愛普天移動通信有限公司(簡稱索愛普天公司)侵犯發明專利權糾紛一案,本院2000年8月15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01年2月28日、2012年2月24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漢普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蔣洪義,原告胡宣華的委托代理人蔣洪義、王嵩山,原告胡斌的委托代理人蔣洪義、杜春立,被告愛立信公司、索愛普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亞東、崔曉光于2001年2月28日;原告漢普公司、胡宣華、胡斌的委托代理人蔣洪義,被告愛立信公司、索愛普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亞東、崔曉光于2012年2月24日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漢普公司、胡宣華、胡斌訴稱:胡宣華、胡斌于1996年11月21日向原中國專利局提出名稱為“筆畫輸入的鍵位分布及其屏幕提示”的發明專利申請,并于1999年8月28日被國家知識產權局授予專利權,專利號是ZL96120693.4(簡稱涉案專利),專利權人是胡宣華、胡斌。漢普公司于2000年4月25日與胡宣華、胡斌簽訂《專利實施許可合同》,成為涉案專利在我國境內享有排他實施權的被許可人。愛立信T10s、T18sc、T28sc、A1018sc、R320sc等型號的移動電話未經許可使用了涉案專利技術。上述型號的愛立信移動電話均具有中文鍵盤輸入功能,且均使用同一套中文鍵盤輸入方法,其中包含的“筆畫輸入法”完全落入了涉案專利的保護范圍。上述型號的移動電話系由愛立信(中國)公司、北京愛立信移動通信有限公司(簡稱北京愛立信公司)共同生產、銷售的。愛立信(中國)公司、北京愛立信公司的行為構成專利侵權,必須依法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請求:一、責令二被告停止侵權、收回市場上尚未售出的所有侵權產品并消除影響;二、責令二被告向原告支付臨時保護費及賠償侵權損失共計人民幣五百萬元;三、責令二被告承擔本案所有訴訟費用,包括訴訟費、調查取證費、訴訟差旅費、律師費等。

在2001年2月28日第一次公開開庭時,原告漢普公司、胡宣華、胡斌請求:將取消T10s,增加起訴兩個取消被控侵權產品,增加起訴A2618、R310兩個型號的侵權產品。

2010年12月15日,原告漢普公司、胡宣華、胡斌提交《關于變更原告所主張的權利要求的申請書》,稱: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被宣告無效,原告特將涉案專利權利要求2作為在本案中所主張的權利要求。

被告愛立信公司、索愛普天公司辯稱:一、漢普公司、胡宣華、胡斌訴訟請求所依據的基本事實和證據不能證明愛立信公司、索愛普天公司構成侵權。二、愛立信公司、索愛普天公司保留追究漢普公司、胡宣華、胡斌責任的權利。

經審理查明:胡宣華、胡斌是名稱為“筆畫輸入鍵位分布及其屏幕提示”發明專利(即涉案專利)的專利權人。涉案專利的申請日是1996年11月21日,于1999年8月28日由國家知識產權局授予專利權,專利號是ZL96120693.4。涉案專利的權利要求是:

“1、把漢字輸入電腦裝置的一種筆畫輸入的屏幕提示方法,其中利用了不少于五個的筆畫鍵,分布在‘#’狀九鍵格局內并采用按筆順的筆畫輸入;

本發明的基本特征在于:

(1)屏幕提示窗口包含筆畫顯示、“當前字”顯示和“提示字”顯示三個部分,“當前字”是可以用上屏鍵上屏的;

(2)提示的內容既可以是漢字也可以是漢字的部件,“提示字”作為部件時,先用提示選擇鍵移為“當前字”,再鍵入后續筆畫來完成漢字的輸入;

(3)是按筆順筆畫輸入和提示選擇的雙軌方法。

2、根據權利要求1所述的一種筆畫輸入的屏幕提示方法,在3×3的‘#’狀分布中,筆畫鍵共有五個:筆畫‘橫’對應于‘中左’鍵、筆畫‘豎’對應于‘中中’鍵、筆畫‘折’對應于‘中右’鍵、筆畫‘撇’對應于‘上左鍵’、筆畫‘點、捺’對應于‘上中’鍵;其余四個鍵位是提示選擇鍵,用來把相應的‘提示字’移為‘當前字’。

3、根據權利要求2所述的一種筆畫輸入的屏幕提示方法,在含有右手數字小區的電腦的ASCⅡ鍵盤上,當NumLock指示燈點亮的狀態下,數字鍵1-9作為漢字輸入的筆畫鍵和提示選擇鍵的鍵位,而‘0’鍵位為‘上屏鍵’,以便確認提示窗口上的‘當前字’,并送上編輯文本的屏幕。

4、根據權利要求2所述的一種筆畫輸入的屏幕提示方法,在不含右手小區的電腦鍵盤上,對鍵盤上構成‘#’狀的3×3字鍵位格局上實施漢字筆畫輸入,此時以空格鍵作為‘上屏鍵’。”

2000年4月20日,胡宣華作為涉案專利權人代表與漢普公司簽訂《專利實施許可合同》,約定將涉案專利許可給漢普公司使用,許可使用期限為15年,許可方式為排他許可。胡宣華作為涉案專利權人代表、胡斌作為漢普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專利實施許可合同》上簽字。

在本院審理期間,愛立信公司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簡稱專利復審委員會)提出宣告涉案專利權無效的請求。專利復審委員會經審查,于2003年12月19日作出第5885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簡稱第5885號無效決定),維持涉案專利權有效。愛立信公司不服專利復審委員會作出的第5885號無效決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于2004年12月20日作出(2004)一中行初字第551號行政判決:(一)撤銷專利復審委員會作出的第5885號無效決定;(二)專利復審委員會重新就涉案專利作出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

愛立信公司、專利復審委員會、胡宣華、胡斌、漢普公司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04)一中行初字第551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經審理,于2008年6月20日作出(2005)高行終字第132號行政判決,維持了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2004)一中行初字第551號行政判決。

2009年3月13日,專利復審委員會作出第13125號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簡稱第13125號無效決定),宣告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無效,維持涉案專利權利要求2-4繼續有效。該無效宣告請求審查決定已經生效。

2010年12月15日,胡宣華、胡斌、漢普公司向本院提交《關于變更原告所主張的權利要求的申請書》,其內容是: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被宣告無效,特將涉案專利權利要求2作為在本案中所主張的權利要求。

本院于2001年2月28日第一次公開開庭審理本案過程中,以T28cs型號移動手機作為例子與涉案專利權利要求的技術方案進行了對比。

在本院于2012年2月24日第二次公開開庭審理本案過程中,亦以T28cs型號移動手機作為例子與涉案專利新的獨立權利要求,即原涉案專利的權利要求2的技術方案進行了對比。

涉案專利新的獨立權利要求的技術特征是:利用了不少于五個的筆畫鍵,分布在‘#’狀九鍵格局內并采用按筆順的筆畫輸入;屏幕提示窗口包含筆畫顯示、“當前字”顯示和“提示字”顯示三個部分;“當前字”是可以用上屏鍵上屏的;提示的內容既可以是漢字也可以是漢字的部件,“提示字”作為部件時,先用提示選擇鍵移為“當前字”,再鍵入后續筆畫來完成漢字的輸入;按筆順筆畫輸入和提示選擇的雙軌方法;在3×3的‘#’狀分布中,筆畫鍵共有五個:筆畫‘橫’對應于‘中左’鍵、筆畫‘豎’對應于‘中中’鍵、筆畫‘折’對應于‘中右’鍵、筆畫‘撇’對應于‘上左鍵’、筆畫‘點、捺’對應于‘上中’鍵;其余四個鍵位是提示選擇鍵,用來把相應的‘提示字’移為‘當前字’。

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的窗口屏幕顯示分為提示區和文本編輯區,提示區顯示的內容有候選字、輸入筆畫、構字部件。在使用筆畫輸入法進行漢字輸入時,操作過程和顯示內容為:輸入一個筆畫后,在屏幕窗口提示區顯示內容有輸入的筆畫、候選成字和構字部件,對輸入的筆畫和構字部件與成字作了區別顯示,通過操作選擇鍵可以移動光標選定需要的成字或部件。對選定的成字,操作確認鍵后可使其直接進入文本編輯區。被選定的是構字部件時,操作確認鍵后,所選定的部件進入構字區,在繼續鍵入不同的后續筆畫后,在提示區顯示出一系列包含該部件的候選成字,通過移動光標選定需要的成字后,操作確認鍵后使其進入文本編輯區。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的筆畫分布在3×3的‘#’狀按鍵上,其中的八個鍵,即上左、上中、上右、中左、中中、中右、下左、下右,其中,上左是“丿”、上中是“一”、上右是“、”、中左是“└”、中中是“丨”、中右是“┘”、下左是“丶”、下右是“z”。下中鍵為智能筆畫鍵。

將涉案專利新的獨立權利要求與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相比較,有以下不同:

1、成字、構字部件、筆畫的屏幕顯示方式。

涉案專利的屏幕提示窗口包含筆畫顯示、“當前字”顯示和“提示字”顯示三個部分。

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是輸入一個筆畫后,在屏幕窗口提示區顯示內容有輸入的筆畫、候選成字和構字部件,對輸入的筆畫和構字部件與成字作了區別顯示。

2、成字構成及成字上屏的方式。

涉案專利提示的內容既可以是漢字也可以是漢字的部件,“提示字”作為部件時,先用提示選擇鍵移為“當前字”,再鍵入后續筆畫來完成漢字的輸入。涉案專利的“當前字”是可以直接上屏的漢字,但根據涉案專利權利要求的記載,“提示字”中也會包含完整的漢字。

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通過操作選擇鍵可以移動光標選定需要的成字或部件,對選定的成字,操作確認鍵確認后可使其直接進入文本編輯區,被選定的是部件時,操作確認鍵確認后,所選定的部件進入構字區,在繼續鍵入不同的后續筆畫后,在提示區顯示出一系列包含該部件的候選成字,通過移動光標選定需要的成字后,操作確認鍵確認后使其進入文本編輯區。

3、筆畫鍵和提示選擇鍵的分布。

涉案專利在3×3的“#”狀分布中,筆畫鍵共有五個:筆畫“橫”對應于“中左”鍵、筆畫“豎”對應于“中中”鍵、筆畫“折”對應于“中右”鍵、筆畫“撇”對應于“上左鍵”、筆畫“點、捺”對應于“上中”鍵。其余4鍵為提示選擇鍵,用來把相應的“提示字”移為“當前字”。

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的筆畫分布在3×3的‘#’狀按鍵上,其中的八個鍵,即上左、上中、上右、中左、中中、中右、下左、下右。八個鍵中,上左是“丿”、上中是“一”、上右是“、”、中左是“└”、中中是“丨”、中右是“┘”、下左是“丶”、下右是“z”。余下的一個鍵,即下中鍵為智能筆畫鍵,該鍵與涉案專利提示選擇鍵的作用是不同的。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與涉案專利提示選擇鍵作用相同的鍵是在3×3的‘#’狀分布鍵位之外的鍵位實現的。

漢普公司、胡宣華、胡斌主張愛立信公司、索愛普天公司制造、銷售的T18sc、T28sc、A1018sc、A2618sc、R310cs、R320sc型號的愛立信移動電話使用了相同的漢字輸入技術。本案在案實物證據有A2618sc、R310cs型號的愛立信移動電話。

愛立信公司、索愛普天公司主張被控侵權的愛立信移動電話每個型號使用的漢字輸入法是不同的。

在本院2012年2月24日第二次公開開庭審理本案時,漢普公司、胡宣華、胡斌主張:涉案專利新的獨立權利要求在原權利要求1的基礎上增加了兩個特征,一是在3×3的‘#’ 

狀分布鍵位內筆畫鍵有5個,一是其余4個鍵位是提示選擇鍵。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產品與涉案專利增加的兩個特征相比,是一個等同的特征。

在本院2001年2月28日第一次開庭審理本案時,針對合議庭關于愛立信公司、索愛普天公司在我國市場上銷售的具有中文鍵盤輸入功能的系列移動電話產品使用何種中文輸入法的詢問,愛立信公司、索愛普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陳述:“北京愛立信移動通信有限公司銷售了T18sc、T28cs,北京愛立信所使用的中文輸入方法來自加拿大字源公司。”在本院2012年2月24日第二次公開開庭審理本案時,愛立信公司、索愛普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陳述:“T18sc、T28sc型號的愛立信移動電話的漢字輸入方法是有區別的。索愛普天公司只制造了T18sc型號的愛立信移動電話。”漢普公司、胡宣華、胡斌的委托代理人主張在索愛普天公司制造、銷售的被控侵權的愛立信移動電話上有愛立信公司的防偽標識,因此,愛立信公司也是被控侵權產品的制造、銷售者。

另查明:索愛普天公司原名稱是北京愛立信移動通信有限公司,后北京愛立信移動通信有限公司變更名稱為北京愛立信普天移動通信有限公司。再后,北京愛立信普天移動通信有限公司變更名稱為索愛普天公司。

以上事實有涉案專利的專利文件、專利復審委員會作出的第5885號無效決定、專利復審委員會作出的第13125號無效決定、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04)一中行初字第551號行政判決、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04)高行終字第132號行政判決及當事人陳述等證據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本院受理本案的時間是2000年8月15日,因此,漢普公司、胡宣華、胡斌所主張的愛立信公司、索愛普天公司制造、銷售T18sc、T28sc、A1018sc、A2618sc、R310cs、R320sc型號的愛立信移動電話的行為是否侵犯其涉案專利權應適用1992年9月4日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七次會議《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的決定》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雖然漢普公司、胡宣華、胡斌在本院2001年2月28日第一次公開開庭審理本案時主張愛立信公司、索愛普天公司制造、銷售A2618、R310型號的愛立信移動電話侵犯其涉案專利權,但因2000年8月25日根據第九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七次會議《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的決定》第二次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于2001年7月1日起施行,故本案中涉及A2618、R310型號的愛立信移動電話的部分也應適用1992年9月4日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七次會議《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的決定》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

發明專利權被授予后,除法律另有規定的以外,任何單位或者個人未經專利權人許可,不得為生產經營目的制造、使用、銷售其專利產品。發明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以其權利要求的內容為準,說明書及附圖可以用于解釋權利要求。

判斷被控侵權產品是否落入一項專利權保護范圍,應將被控侵權產品與專利權利要求中記載的技術方案的全部必要技術特征進行對比,如果被控侵權產品具備專利權利要求中記載的技術方案的全部必要技術特征,則被控侵權產品落入了專利權保護范圍。

根據漢普公司、胡宣華、胡斌的主張,以涉案專利新的獨立權利要求,即涉案專利原權利要求2為其主張權利的基礎。

根據對涉案專利獨立權利要求記載的技術方案與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的中文輸入方法進行的對比,兩者存在的區別中:

1、成字、構字部件、筆畫的屏幕顯示方式上,由于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對輸入的筆畫和構字部件與成字作了區別顯示,因此,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屏幕顯示實質上也是由三個部分組成。但是,涉案專利的“當前字”、“提示字”和筆畫的顯示是分開的。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的成字和部件是通過明顯區別顯示的,并非是分開顯示。

2、成字構成及成字上屏的方式上,涉案專利是“當前字”可以上屏,“提示字”須先移位至“當前字”才能上屏。雖然在“提示字”中也包括完整的漢字,但在“提示字”中完整的漢字是不能直接上屏的。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的成字可以直接進入文本編輯區,即上屏,構字部件須先移到構字區后,鍵入后續筆畫形成成字才能進入文本編輯區。成字均是可以直接上屏的。

涉案專利與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在構字部件部分,均是將構字部件移到“當前字”或“構字區”輸入后續筆畫完成構字。這部分兩者是相同的。但涉案專利在“提示字”中也包含成字,這些成字如需上屏也必須先移到“當前字”才能上屏。涉案專利的在“提示字”中的成字與構字部件沒有區分,成字也可作為構字部件進行后續操作。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的成字均可直接上屏,不必進入構字區。構字部件與成字有明顯區分。因此,涉案專利與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在此點不同。

3、筆畫鍵和提示選擇鍵的分布上,涉案專利的筆畫鍵為5個,完全包含在3×3的‘#’狀按鍵之中,提示選擇鍵是4個,分布5個筆畫鍵之外的在3×3的‘#’狀按鍵之中。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筆畫鍵為8個,分布在3×3的‘#’狀按鍵上,其中的與涉案專利筆畫鍵相同的鍵位包括:中中鍵丨、上左鍵丿,此外,涉案專利的中右鍵是折,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的中右鍵也是折,但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中為折分為不同的形狀,分布在不同的鍵位上。與涉案專利提示選擇鍵作用相同的按鍵分布在3×3的‘#’狀按鍵之外,在3×3的‘#’狀按鍵中的第9個鍵位是智能筆畫鍵,其作用與涉案專利的提示選擇鍵不同。

涉案專利與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筆畫鍵位的數量、分布不同。在3×3的‘#’狀按鍵之內,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不包括與涉案專利提示選擇鍵功能相同的按鍵。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與涉案專利提示選擇鍵作用相同的按鍵分布在3×3的‘#’狀按鍵之外。

可見,涉案專利獨立權利要求與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的中文輸入方法相比,兩者在成字、構字部件、筆畫的顯示方式不同、成字構成及成字上屏的方式不同、筆畫鍵和提示選擇鍵的分布均有不同。

另外,涉案專利是“筆畫輸入鍵位分布及其屏幕提示”,其實質就是利用3×3的‘#’狀按鍵,將5個筆畫鍵設置在指定的鍵位上,將其余4個按鍵設置為提示選擇鍵,按照設定的屏幕顯示方式顯示輸入內容的技術方案。由于涉案專利及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中文輸入方法均是利用3×3的‘#’狀按鍵進行中文筆畫輸入,因此,筆畫鍵數量的不同體現的輸入方法也不同。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不僅筆畫鍵數量與涉案專利獨立權利要求不同,且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在3×3的‘#’狀按鍵中未包含與涉案專利獨立權利要求記載的提示選擇鍵功能相同的按鍵,故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在筆畫鍵和提示選擇鍵的分布上與涉案專利獨立權利要求記載的技術方案也不構成等同。

由于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與涉案專利獨立權利要求存在上述不同,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使用的中文輸入方法未落入涉案專利的保護范圍。

鑒于漢普公司、胡宣華、胡斌主張T18sc、A1018sc、A2618sc、R310cs、R320sc等型號的愛立信移動電話均使用了與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相同的中文輸入方法,因此,在T28sc愛立信移動電話使用的中文輸入方法未落入涉案專利獨立權利要求保護范圍的情況下,其它型號的愛立信移動電話使用的中文輸入方法也未落入涉案專利獨立權利要求的保護范圍。

綜上,漢普公司、胡宣華、胡斌的訴訟理由不能成立,其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依據1992年9月4日第七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七次會議《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的決定》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五十九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大連漢普應用技術有限公司、胡宣華、胡斌的訴訟請求。

一審案件受理費三萬五千零一十元,由大連漢普應用技術有限公司、胡宣華、胡斌負擔(已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15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最高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劉 輝

                               代理審判員 岑宏宇

                               代理審判員 陶 鈞

                            二Ο一二 年 三 月 二十七 日

                               書 記 員 耿巍巍



[ 打印 ]    [ 關閉 ]   
   上一篇:成都力思特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與安斯泰來制藥株式會社侵犯發明專利權糾紛上訴案
   下一篇:浙江道明投資有限公司與3M公司侵犯發明專利權糾紛上訴案

知盟網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中路39號建外SOHO-A座 郵編:100022
電話:18611686971 QQ:1669029817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zhimeng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閉
2019080福彩中奖号码